瞪著白茫茫的黑板﹐兩眼重垂垂的﹐頭有點昏沈﹐用力地甩一甩頭﹐但老師的話碎入耳中也只是含糊﹐昨夜一夜輾轉未曾闔上眼﹐所有的煩緒都淡成了模糊﹐好累﹐好想睡。

青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