累了一天﹐眼皮都快要闔上了﹐如果現在踏進的是家門﹐那一個熱情的擁吻也許可以忘掉一切﹐只可惜扭轉開的門後的是間破舊陌生的房間﹐一股濃濃的霉味薰入鼻膜﹐半黃的被單上一只皺皺的枕頭橫著﹐剝落龜裂的粉牆﹐腐惡的衣櫥﹐整間房間像積了層灰似的﹐油油的窗簾布半掩著矇矇的玻璃﹐不知道多久沒清洗了﹐擺下行李﹐一股腦兒地坐在吱嘎響的床上﹐我想今晚有得受了。

青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